Image not found

走进中国传世古画领略华夏文化之美——《洛神赋图

魏晋南北朝时期在艺术方面的变化更多的是体现在书法艺术方面,楷书真正出现了。绘画艺术的变化虽然不像书法那么显著,但是社会风气的变化,崇佛思想的上扬,都让本来简略明晰的绘画进一步变得繁复起来。曹不兴创立了佛画,他的弟子卫协在他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作为绘画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南方出现了顾恺之、戴逵、陆探微、张僧繇等著名的画家,北方也出现了杨子华、曹仲达、田僧亮诸多大家,画家这一身份逐渐地进入了历史书籍的撰写之中,开始在社会生活中扮演愈来愈重要的角色。

在这一时期中,发展得最为突出的是人物画(包括佛教人物画)和走兽画,而中国绘画中的其他各科还远未成熟,东晋顾恺之的传世作品《洛神赋图》中出现的山水只是作为人物故事画的衬景,山水画的逐步独立直到南北朝后期才趋于完成。

魏晋南北朝以前,绘画发展已经历了上千年的历史,但从鉴藏的角度考察,真正需要鉴定的古画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因为在此以前,绘画主要由无名画工承担,作品不署名款,毋须辨真伪。至六朝则涌现出一大批出身于士大夫阶层、专志于绘画,并取得杰出成就的有名画家,据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人数达百人以上,他们地位显赫、画艺精湛、声誉卓著,深受时人推崇,其作品也为人们欣赏、收藏和流传,随之也出现了仿制品,于是就有了鉴定问题。

全卷分为三个部分,曲折细致而又层次分明地描绘着曹植与洛神真挚纯洁的爱情故事。

画卷从右端开始,第一段先是描写黄昏时分,闲散的马夫和马匹,用来交代这是旅途中的暂歇。曹植率领众随从由京城返回封地,经过洛水之滨时停驻休息。这时,在平静的水面上,风姿绝世、含情脉脉的洛神衣带飘飘,动态从容,凌波而来。曹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洛神。他身体微微前倾,伸出双手挡住众随从。随从们目光呆滞。而曹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前方水面上美丽的洛神。

顾恺之巧妙地通过对这一瞬间动作的捕捉,生动地表现出曹植见到洛神的惊喜之情,及被之美貌所深深吸引的内心活动表现的极为生动。

曹植解玉佩相赠表达对洛神的深切爱慕,洛神指潜渊为期,曹植又怕受骗,心情矛盾。于是便敛容定神,守之以礼,二人情意缠绵。洛神与诸神仙嬉戏,风神收风,河神抚平水波,水神鸣鼓,女蜗起舞,洛神在空中、山间、水中若隐若现,舒袖歌舞。通过女神与众神仙的欢乐、嬉戏的热闹场景,为洛神与曹植即将分离做了铺垫,衬托出女神无奈和矛盾的内心状态。

第二段描绘了人神殊途,不得不含恨别离时的情景,这一段被视作是故事情节的高潮。画家重点描绘了洛神离去时的阵容,场面宏大激扬,热闹非凡。六龙驾驶着云车,洛神乘云车向远方驶去,鲸航从水底涌起围绕着车的左右,场面宏大,热闹非凡。。六龙、文鱼及鲸的描绘细致,动态生动奔放。云车、云气都作在天空中作飞驰状,离别场面热闹异常、如醉如痴。在岸边,曹植在众随从的扶持下,目送着洛神渐渐远去,眼神中倾诉着无尽的悲伤与无奈。洛神不停的回头望着岸上的曹植,眼神中流露出不舍与依恋。随着二者距离越来越远,衬托出曹植与洛神心中无奈分别的苦痛,使画面中无法相守的悲伤气氛更加浓烈。

岸边的曹植,在众随从的扶持下,只能目送着洛神渐渐远去。眼神中充满无尽的悲伤与无奈。而洛神则不停的回头望着岸上的曹植,流露出不舍与依恋。

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远,衬托出曹植与洛神心中无奈分别的苦痛,使画面中无法相守的悲伤气氛更加浓烈。

最后一部分描绘了就驾启程。表现洛神离去后,曹植对她的深切追忆与思念。曹植心有不甘,乘船溯流而上奋力追赶云车,希望再次见到洛神的倩影。但是无奈人神相隔,洛神已不见踪影,曹植站在船内凝目远望,惆怅万分。思念与悲伤之情不能自已,以至于彻夜难眠,在洛水边等待到天明,流连忘返的场景。直到随从们驱车上路,曹植仍然不断回头张望,最后怀着不舍和无奈的心情,踏上返回封地的归途。曹植的无限怅惘之情生动地呈现在画卷上,使观者被洛神与曹植间的真挚感情所感染。这里有一个细节,一直握在洛神手中的羽扇此时出现在了曹植手里。

无奈之下,曹植只得和随从们驱车上路,怅然若失的曹植在途中仍频频回首,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这三个部分的人物安排疏密得宜,在不同的时空中自然地交替、重叠、交换,而在山川景物描绘上,无不展现一种空间美。全画用笔细劲古朴,恰如“春蚕吐丝”。山川树石画法幼稚古朴,所谓“人大于山,水不容泛”,体现了早期山水画的特点。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