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虽为断代器 却非传国物

在大英博物馆的第95展厅内,被誉为“元青花断代标准器”的青花云龙象耳大瓶(“大卫对瓶”)静静地立在展柜中。英国犹太裔收藏家珀西维尔·大卫爵士曾是它们的最后主人。

起初,大卫也并非特别在意他的这对民窑大对瓶。一则,他收藏的清宫极品能与故宫媲美,能使大英博物馆羡慕;二则,对瓶既有后天伤残,又有先天不足——瓶体歪斜不正。另外,对绘有人物图案的瓷器,古玩行才高看一眼,而画了云龙凤凰的大卫对瓶,属于走兽飞禽、鸟虫鱼虾、草木花卉之列。

大卫对瓶的高矮胖瘦略有不同,直径相差近一厘米。两瓶的瓶颈处各有61字和62字的题铭款,内容基本相同,仅落款处有几字之差:“良辰謹記”与“吉日捨”。字少的瓶略大,而字多的瓶略小。“良辰謹記”瓶有62字,高63.3厘米,直径21厘米;而“吉日捨”瓶则有61字,高63.6厘米,直径22厘米。

如果依衡量瓷器的普遍标准来看,两瓶都不完美,有些变形歪斜。从正面望去,一瓶向左倾斜,另一向右歪斜。瓶的底足不平,还需加用许多垫片才能够站立稳当。两瓶皆有伤,“良辰謹記”瓶的瓶口有一道纵向“大冲”,而“吉日捨”瓶口唇处磕得“缺肉”,掉瓷而露胎土。瓶体还有多处釉面脱落,露出瓷胎。瓶侧的象耳,似有套过吊环的痕迹。也许瓷环是在使用或转运时破碎,也许在烧制过程中就已损坏而弃之不用。

两瓶是典型仿青铜器的造型,但却不够周正,颈肩部与瓶中腹有些不成比例。这也是质疑者认为它们器形怪异的根据。但欧美学者却认为,大卫对瓶的器形就是铜祭瓶的形状,挺拔而瘦长。

瓶上60余字的题铭内容看似平铺直叙,实则疑点重重。“信州路玉山县”就是现在的江西省上饶市玉山县。它在江西省东北部,与浙江省隔山相望,玉山西北百余公里就是景德镇。但顺城乡等小地名则无考。按照题铭的文字,应该还有一尊香炉才对,估计已经遗失或破碎。

对题铭书法也有争议,五行60余字当时算是祭祀长款,理应严谨恭敬,起码要书写工整格式规范。但是,两篇题铭却好似随手写来,信马由缰,甚为随性。瓶上优美的云龙和凤凰图案与杂乱的题铭文字,在功力上实在有天壤之别。现代工匠制作仿古瓷器,多半是画图、写字、底款各有专长,合作而成。古代是否也是如此,说法不一。有人认为,大卫对瓶的画工不擅书法,将就着写上题铭,但从绘画的精细程度看,似乎那工匠并非凑合之人。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琉璃厂古董商们早在民国初年就见过题铭中“至正十一年”这五个字,并以此断其为赝品。但同样五字,反而成为美国学者珀普认为明朝之前存在成熟青花瓷器的证据。这个“过于明确”的纪年款既为大卫对瓶带来无上荣耀,也有随之而来的无尽质疑。有人推算出至正十一年四月的良辰吉日,就是1351年3月25日或者26日。此时上距南宋灭亡有72年,下离明灭元不到17年的时间。至正是元顺帝的最后一个年号。史载,至正十二年前后,景德镇所属的信州一带就战乱不断,早已脱离蒙元的实际控制,后成为朱元璋的后方基地之一。经年累月的战乱,不但阻断了来自西亚的青花料供应,而且也中止了由海运出口的瓷器制作。

许多细心人发现题铭中已出现简化字,如“付”及“合”字。元时应写为“一副花瓶”及“阖家清吉”才对。有学者以题铭中多处出现民间俗字而推测出,元代已能在许多民窑中为普通百姓烧制出这种体量巨大的青花瓷器。但此推测又与专家所认定的“元青花大器皆贵重”之论相互抵触。

遍查江西信州府县志和稗官野史,题铭中的人名、称谓和庙名均无记载。著书立说的专家学者和网络客厅的“砖家鞋者”都从各自角度考证再三,但没能提出禁得起推敲的结论来。“胡净一元帅”为何方神圣?“星源祖殿”为何处庙宇?是佛寺道观还是家庙祠堂?其他国宝级的文物,未曾享受过如此两极对立的激辩。争议是好事,真理越辩越明。

在大卫对瓶之前,从未出现过元代年款的青花瓷器。自从收藏热在神州大地兴起之后,许多标有至正年号的“元”青花瓷一时之间纷纷露面,或称传世,或曰出土……曾听说,有人号称收藏了从至正元年到二十九年的全套“至正型元青花”瓷器,还辩称说顺帝病逝于至正三十年(1370年)四月间。其实至正十二年后,反元义军就控制了景德镇,那里的工匠又如何胆敢继续烧造标有至正年款的瓷器?

元顺帝(蒙古人尊他为惠宗)在至正二十八年(明洪武元年)夏七月二十七日,逃出元大都健德门,由居庸关出边,往元上都开平(今内蒙古多伦)而去。三天后,明大将徐达由齐化门(现朝阳门)入城,改元大都为北平府。顺帝一生的最后三年是在明军将士的追杀下,在惶惶不可终日的逃难中度过的。他死后一个月,李文忠攻破蒙元的最后都城应昌路(现内蒙古赤峰市达来诺尔湖畔),俘虏新帝的后妃、皇子和大臣,并缴获15颗宋元两朝的玉玺和金印。

至于大卫对瓶真伪,支持派虽占大多数,但质疑派仍不甘示弱。也难怪,就连当年拍出天价的“鬼谷下山”元青花大罐的真伪性,至今仍有人在怀疑。2005年夏,大罐以1400万英镑成交(约合2.3亿元人民币)。以当天的金价计算,相当于两吨黄金。质疑者曾提出颇有杀伤力的观点:元大罐画片中的兵士居然身着明清补子褂,腰佩明中后期戚家军杀倭寇的戚家刀。更有景德镇的师傅声称,佳士得拍卖的鬼谷大罐就是他的作坊所产,只要出价到位,要多少烧多少。御用“砖家”对于质疑之论口诛笔伐,但仍难杜悠悠之口。而以鬼谷大罐与大卫对瓶都有极其相似的波浪纹饰为依据,证明大罐是元青花的说法,又被较真者抓个正着:两个假货彼此相似,并不能证明彼此皆真。

无论如何,大卫对瓶属老货应无问题,只是年份的争议而已。即便它们是明青花,仍然不失为国宝级艺术珍品。其实,珀普在自己论文的结尾也留了退路:“大卫对瓶的纹饰技艺精湛,手法老到而自信满满。既无初创阶段的忐忑之感,亦无颓废时期的衰败之气,而是表现出一种鼎盛时期的璀璨艺术风范。我们很有理由相信,这些青花瓷器不仅在年代上处于一个世纪的中叶,而且在风格上也正处于发展的中期。进一步的研究和新的事实将会很精确地把这一类的其他瓷器归为15世纪的某个具体时段,这一点也是很有可能的。”

14世纪中期,是朱明战蒙元的混乱时期。而15世纪中期,是从明景泰到成化的太平年间,成化斗彩的艺术成就是世所罕见的。中国的15世纪是以全面内战开始的。名义上,燕王朱棣兴兵靖难“清君侧”,以保大明江山。实质上,叔叔从亲侄儿手中抢皇位,为的是一己之私——永乐元年是1403年。

明清两代出过几位造诣颇高的“艺术皇帝”。他们倾其所能,尽将天下宝物收入囊中。在臣属中,喜爱古物而精于鉴赏者比比皆是,好东西几乎无法逃过君臣们的法眼。清宫旧藏瓷器虽以官窑为主,却也有大量的精品民窑瓷器。但是,炙手可热的元青花瓷器,清宫内府中却连半件都没有,这的确有些情理不通。

据不完全统计,2005年之前的近50年里,国家和地方博物馆及文物研究机构通过大量考古发掘和广泛民间征集,共得到元青花瓷器约160件。而收藏在海外的传世品约110件,主要在土耳其、伊朗和欧洲诸国,它们多数是古代对外贸易所输出的瓷器。这些元青花瓷都是以大卫对瓶为参照物甄别出来。正反两造争论了几十年,均无法令对方信服。如果将来新出土的考古证据证实大卫对瓶并非元青花,那么以它为断代标准器的整个主流元青花理论体系势必被颠覆。

7月23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新增15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

天津发布城市道路人行过街设施专项规划向市民征求意见:优化过街设施 行人更方便 城市增活力

【权威发布】7月23日0时至24时 天津新增3例阳性感染者详情公布 均为管控人员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font color=#666666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